当前位置: 主页 > 编剧 > 剧本库 >
三十集电视剧本《项羽刘邦》第一集
2010-06-15 来源: 影艺网 点击: 次 收藏

  民夫们身背肩扛着深兰色的大砖,艰难地向山顶攀登……
  雄伟地万里长城已初具规模,象一条巨大的卧龙盘绕在群山峻岭之中……
  秦兵们手执兵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
  叠印字幕(画外音):  “秦王赢政,为了防御匈奴侵扰中原,动用民夫上百万,前后十余年,修筑万里长城。公元前212年,又征调民夫七十万,建造规模宏大的阿房宫和骊山陵。贪官污吏乘机对广大农民盘剥敲榨,佃民如履汤火。公元前209年,爆发了由陈胜、吴广领导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各路豪杰纷纷响应,揭竿而起。公元前208年,陈胜、吴广先后被害。但是,由他们点燃的推翻秦王朝的烽火愈烧愈烈。是此,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两位举足轻重,家喻户晓的人物——项羽、刘邦。”
字幕(画外音)毕
推出片名:项羽刘邦
古道,日。
  “秦”字大旗迎风狂舞,黑龙般在古道上游动着,车马仪仗,辉煌无比
  野地里,枯枝裸木,乌鸦群鼠,奢侈与饥寒形成了鲜明地对照。
  “黑龙”游进城郭。
 街道,日。
  街道两旁拥满了看热闹的人儿,各种形状的脑袋幌动着。
  秦王赢政揭开温凉车上黄帷幔帐,尔后将身子坐正,他要让人们看看他,一睹这位始皇帝的威严和风采。
  刘邦站在人墙后,提脚伸头,观看秦王,他张口瞠目,惊羡之极。
  丞相李斯、赵高的车辇跟随在秦始皇温凉车后。
  倏然,画面里出现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杀气腾腾,愤赢切齿。两个眼珠子,象乌云里射出来的闪电一样,怒视秦始皇。他就是项羽。
  突然,项羽拔出弯刀,欲冲进人墙,被身后的项梁猛地拉住,扯到—边。
僻静处,日。
  项梁瞪视项羽,低声喝问:“你要干什么?”
  项羽恼怒地说道:“我要杀了这个昏君,畜牲。”
  项梁:“你疯啦!”
  项羽又重重地说了一遍:“我要杀了他!”
  项梁怕项羽惹出祸端,忙拉其离去。
街道,日。
  秦始皇依然端坐在温凉车内。
  刘邦分拨着众人,追随着车队观看。
  画外萧何的声音:“刘亭长,刘亭长……”
  刘邦转身见是萧何,说道:“噢,是萧主吏啊。”言未毕,又回过头去,羡慕的观看。
  萧何不得不上前拉住刘邦,说道:“刘亭长,别看了,快随我回去,公文到了。”
  刘邦感慨万千,说道:“当皇帝真是威风,真是威风!男子汉大丈夫就该活得象他这个样子。才不枉活一世,来人间一遭啊!”
  萧何戏弄地说:“怎么,眼馋啊?!刘亭长莫非也想做做皇帝?!”言毕先自笑了。
  刘邦闻言吓得忙掩其口,左右环顾,尔后忐忑地说道:“萧何,你个老王八蛋胡扯啥!我还想多活几年呐!”
  萧何闻言笑了。
二人走进小巷。
  刘邦:“我们刘家啊,出了我这么一个亭长,祖坟上已经是冒了青烟,可以说是狼烟动地啊,哈哈。”
  萧何:“你还有心笑哪!”
  刘邦问道:“怎么了?” 
  萧何:“到咸阳建造阿房宫的民夫已经抽齐,县令说了,还是由你押送。”
  刘邦马上火冒三丈:“什么?什么什么?这等差事为何偏偏选我?我刘邦好欺负啊?岂有此理。”
  萧何莞尔一笑:“这倒怪不得别人。”
  刘邦:“难道怪我?”
  萧何:“谁让你刘亭长宽厚待人,上次押送民夫到骊山陵苦役,千里迢迢,艰苦跋涉。他们为了感戴刘亭长的恩德,竟然无有一人逃亡呢!”
  刘邦:“照你这么说,要是逃走个三二百反倒好了?” 
  萧何:“那倒不见得,大秦法条上写着:路有民夫逃亡三人以上者,押解官差一律腰斩。”
  刘邦:“你……”
  萧何笑了笑:“这就叫能者而多劳。”
  刘邦:“我去找他,让他另请高明,我刘邦不去。”
  萧何摇了摇头:“实话告诉你吧,就怕你找他推辞,咱们的县令大人已经躲起来了。”
  刘邦气恼地:“我……”
  萧何长叹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路上,日。
  项梁正在怒气冲冲地训导项羽。
  项粱:“我项家祖祖辈辈都是楚国大将。秦始皇灭了六国,项家惨遭屠杀,你祖父含恨自尽,少祖父被车裂在家乡吴中。我为了灭秦复楚,忍气吞声,暗中结交侠士,训练兵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兴父母之邦,为万民成就大业,为项家报血海深仇。象你这样鲁莽行事,不顾前后,分明是要送死。”
  项羽:“孩儿知错了。”言毕将头慢慢垂下。
  项梁语重心长地:“孩子,你气宇不凡,富贵之相,这双手力拔千斤,兴楚灭秦非你莫属。要记住,建千秋之大业不可有丝毫儿戏,别辜负了叔父一片苦心啊!”
  项羽:“孩儿记下了。”
刘邦家,日。
  刘邦、夏侯婴、周仓坐在酒桌旁。
  吕雉从里屋端菜而出。
  刘邦将酒盛进钵碗,举起杯说:“夏侯婴,周仓,来,干。”
  吕雉:“樊哙一会就到了,等等他吧。”
  周仓结结巴巴地说:“等……等……”
  刘邦:“不等了,咱们先喝,一肚子恶气。来,干。”
  夏侯婴:“干。”
  三人举起钵碗一饮而尽。
  此时,樊哙右手提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大兜子,左手端着一个装满狗肉的瓦盆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喊道:“呵呵,喝起来了。三哥,没有我这狗肉你也能下酒?”
  吕雉:“他呀,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哪,坐哪陪他喝几口吧。”
  樊哙:“盆里的肉切切,我们下酒。这一兜子是给三哥带上,让他们路上吃的。”
  吕雉:“带这么多啊,太多了。”
  樊哙:“不多。三哥好吃好喝,不多带点该说我樊哙抠唆了,他那张嘴赖着哪!”说着坐到了酒桌上。
  夏侯婴将倒满的酒碗递于樊哙,樊哙端起碗要碰杯。
  刘邦把眼一瞪:“谁和你碰啊,先把你的酒补上,两碗。”
  樊哙不干了:“哎,明明你们喝了一碗,干嘛要我补两碗啊?”
  刘邦:“补一碗罚一碗,喝你的酒,哪来那么多废话。喝。”
  夏侯婴笑笑:“喝吧。”
  周仓:“喝……喝吧,你量……量大”
  樊哙咧嘴一笑:“好好,喝。”
  樊哙连喝了两碗。
  吕雉端着切好的狗肉走了过来。
  樊哙:“吃,刚刚煮好的。拿花椒了吗姐?”说着伸手捏了一块塞进嘴里。
  吕雉:“嗯,我去拿。”
  刘邦:“狗肉就花椒,神仙也弯腰。吃。”说吧夹起一筷子放进了嘴里。
  樊哙:“三哥,为什么又让你们去啊,是不是故意拿捏人啊?”
  刘邦叹了口气:“还真让你说对了。上次我也是贪了几杯酒,劝他多干点人事,连年征战,老百姓苦不堪言……”
  吕雉把盛满花椒的盘子放在桌上,说:“我给你说过多少遍,让你别贪杯,你只要喝多,成筐成筐的话!这县爷也是小肚鸡肠,酒后的话也当真。”
  刘邦:“恶莫大于无耻,过莫大于多言啊!话太多百害而无一益。萧何、曹参在他手下,也天天看他的脸色。”说完,端起酒碗喝了起来。
  吕雉:“明显的官报私仇。上次修骊山墓让你押送民夫,这次建阿房宫还让你去,这明明就是往死里整你!”
  樊哙:“那就不去,不听这狗日的差遣。”
  刘邦瞪了樊哙一眼:“不去?”
  夏侯婴:“差官不尊差遣,家灭三族。”
  刘邦:“你小子的心眼比他还黑哪。”
  樊哙:“那——”
  夏侯婴:“民夫若有逃亡,押解差官大不了落个腰斩。如果抗命不尊,家灭三族啊!”
  刘邦:“是福不是祸,该死不能活。来,干。”
官道,日
  秦始皇的车队停滞在道路上。
  李斯、赵高急急忙忙地向前走着,象似发生了什么大事。
  温凉车内。
  秦始皇将一钵汤药甩出,吼道:“每天喝着苦水,朕的身体却迟迟不见好转。来人,把这个不中用的东西给我拉下,杖责四十。”
  武士应声而上。
  御医吓得魂不附体,扑倒在地:  “皇上,皇上。微臣已尽全力,只是皇上病人膏肓……”他顿知失言,吓得目瞪口呆。
  秦始皇闻言惊愣,尔后歇斯底里地吼道:“拉下去砍了,砍了,灭他九族。”
  武士们将御医拖出。
  御医仍挣扎着求叫:“皇上,微臣扶侍您多年,皇上,皇上……”
  李斯、赵高走近跪倒。
  李斯:“皇上息怒! 皇上息怒!”
  赵高献媚地:“皇上,臣即刻派人寻求天下名医……”
  秦始皇懒懒地扬了扬手,悲哀地说道:“怕是用不着了。”
  李斯:“皇上。”
  秦始皇沉默良久,流露出许多无奈与悲凉,然后说道,“赵高,你退下。”
  赵高:“诺。”言毕退出。
  秦始皇:“李斯!”
  李斯:“臣在。’’
  秦始皇:“你去拟诏,诏令大公子扶苏,即刻返回咸阳,万一我不行了……”
  李斯急切地:“皇上德兼三皇,功高五帝,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秦始皇示意李斯不必多言,继续说道:“万一我不行了,让扶苏主办丧事,继承皇位。”
  李斯:“这……”
  秦始皇:“尽管扶苏性格有些软弱,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但是,大秦朝文有你李斯,武有大将军蒙恬,我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斯:“皇上为了培养出一个刚毅果敢的扶苏。让他协助蒙恬将军修筑万里长城,抵御北方匈奴。几年的塞外征战,大公子已经历练得与众不同。他身先士卒、勇猛善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敏锐的洞察力和出色的指挥才能让众多边防将领自叹弗如。且多次上书表达政见,对于治理国家、安定天下颇有见的,臣在内心深处也钦佩折服。臣以为,皇上历练大公子的目的已经达到。”
  秦始皇也露出了满意地神色:“他母亲郑妃是郑国人,喜欢吟唱当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苏》,朕便为他取名“扶苏”,对他寄托着无限期望。我只是没有想到……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哎!该是他回朝大展宏图的时候了。让蒙恬护送大公子回朝继承皇位,快去拟诏吧!”
  李斯:“诺。”应声退下。
  秦始皇:“宣赵高。”
  稍事,赵高匆匆走来,他显得诚惶诚恐,一下子趴在了地上:“万岁!”
  秦始皇:“赵高。”
  赵高:“臣在。”
  秦始皇目视赵高,沉思良久,一只手下意识地抚摸着佩戴的宝剑。最后,心情复杂地吁出一口长气,说道:  “赵高,大公子扶苏待人和蔼,品行高洁,虽然他对你有些成见,以他那善良的天性,仁厚的胸怀,终不会亏待与你。你要对他忠心,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重托。”
赵高几乎趴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说道:“大公子爱民如子、谦逊待人,深得天下人的爱戴与推崇。赵高如一草芥,要能有幸伺候大公子,定效犬马之劳。若有负皇上,愧对大公子,天诛地灭,天诛地灭。”
  秦始皇艰难地说道:“还有,当年蒙毅将军要杀掉你,是朕将你救下。你要知道,你犯的是死罪,蒙将军只是严正执法。此事已过去三年有余,千万不可再行计较。”
  赵高:“微臣和蒙毅将军早就和好如初,亲同手足,请皇上放心。”
  李斯手捧锦书匆忙而来:“诏书已经拟好,请皇上御览。”
  秦始皇接过,草草看了一下,取出玉玺,盖上
  李斯:“皇上,派何人去往长城?”
  ……
  李斯:“皇上,派何人去往长城?”
  李斯、赵高突感不妙,抬起头来,轻声呼唤:  “皇上,皇上。”
  秦始皇静静地躺在温凉车内,一滴鲜血顺嘴角淌出。
  李斯、赵高惊恐地对视了一下。
  此时,胡亥走来。
  赵高忙迎上去,低声说道:“公子,皇上宴驾了。”
  胡亥大惊:“啊!父皇、父皇。”喊毕,傻咧咧地一声嚎啕。
  赵高马上捂住胡亥的嘴巴,丢了一个眼神。
温凉车后,日。
  赵高:“给扶苏的诏令还没有送出,到底让谁继位,全凭你我一句活,你看——”
  李斯闻言一怔:“你!你这是从何说起?”
  赵高:“别急嘛!我问你,你的功劳及得上蒙恬吗?”
  李斯:“不及。”
  赵高:“你的声望及得上蒙恬吗?”
  李斯:“不及。”
  赵高:“你与大公子扶苏的交情及得上蒙恬吗?”
  李斯不耐烦地:“不及。”
  赵高:“大将蒙恬!天下人谁不知道大将蒙恬。他志气高迈,坦荡胸襟。国人提起他的名字无不肃然起敬。胡人敬畏他的名字,不敢南下牧马。丞相大人,如若扶苏继承皇位,恐怕丞相这个位置就不姓李了。若是立小公子胡亥,我敢担保,你可以做一辈子丞相。”
  李斯坚决地:“李斯即使不做丞相,也决不篡改遗诏,落千秋之骂名。”
  赵高阴险地:“丞相要怎样?”
  李斯:“尊皇帝遗诏,诏令公子扶苏进京,主持丧事,继承皇位。”
  赵高一声奸笑,尔后说道:“诏令扶苏继位,怕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吧!”
  李斯:“此话怎讲?”
  赵高:“小公子已经说了,此时此刻,正是你我表忠心的时候。谁敢不知道好歹,惹事生非,哼哼,家灭九族。”
  李斯一怔。
  赵高:“丞相不顾及个人安危,难道也不心疼您李门老小一百多口吗?”
  李斯倒吸一口凉气。
  赵高:“今传国玉玺已在小公子胡亥手中,得了玉玺如同得皇位,你我何必不自量力,倒施逆行呐。”
  李斯:“皇上尸骨未寒……”
  赵高:“可惜,他活不过来了。”
    李斯心有余悸地问:“小公子继位,大公子扶苏怎么安排?”
  赵高面露凶光:“他只有一条路……”
  李斯:“啊?”
  赵高:“来人。”
  内伺:“诺。”
  赵高:“多买些鱼,放在每辆车上。”
  内伺:“诺。”
  李斯:“你要用鱼腥气做掩盖,秘不发丧?”
  赵高:“李丞相果然聪慧过人。”
  李斯:“这——”
  赵高:“别这这那那的了,请丞相即刻拟诏,诏令大公子扶苏自行了断。”
  李斯:“用何种理由?”
  赵高:“这个还用问我?你可是荀子的学生,精通帝王之术,一篇《谏逐客令》名扬天下的丞相。”
  李斯:“容我……”
  赵高:“没有时间想了李丞相,要么拟诏书,要么……哼哼,丞相大人比谁都清楚,现在是千钧一发,岂容你我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李斯一脸无措的看着赵高,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已经屈服了。
  (定格)
  字幕(画外音):“公元前201年,宦官赵高主谋,挟丞相李斯同意,秘不发丧,篡改遗诏,定胡亥为太子,令公子扶苏,大将蒙恬自杀。还至咸阳后,胡亥继位。”
  字幕(画外音)毕。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