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编剧 > 剧本库 >
四十集电视剧本《还我河山》 第一集
2010-12-25 来源: 影艺网 点击: 次 收藏

  电视文学剧本

  还我河山

  编剧:李海江

  字幕(画外音):一部日本侵华史,是一部炎黄子孙的血泪史。1874年,日寇肆意侵占台湾,烧杀淫掠。1894年,又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甲午战争,利用坚船利炮,实行战争讹诈,迫使清政府先后两次赔偿战争费用白银两亿三千万两。日本政府将这些赔款的84.7%用在了发展军备上,迅速建立起了强大的军队。进入20世纪后,在首相田中仪一“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的叫嚣下,更是加快了侵略步伐。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三省,鲸吞中国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在这亡国灭种的关键时刻,华夏热血男儿纷纷拿起刀枪,用血肉之躯捍卫这片祖宗留下的土地。他们为祖国生命而战!为民族生存而战!每一寸土地都洒满了他们的鲜血......

  我们回顾战争 因为珍爱和平

  字幕(画外音)毕

  推出片名: 国 殇

  巨幅长卷史诗国画:赵一曼、赵尚志、杨靖宇、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郝梦龄、左权、彭雪枫等二百多位抗战忠烈依次出现。

  同时推出演职员表.

  第一集

  1,高粱地,日。

  一个人在拼命的奔跑,神情紧张,气喘吁吁,不停的擦着脸上的汗水。他叫李小宝,十七八岁,身穿便装,是29军三营通讯员。

  2,猪圈

  营长金龙站在猪圈墙头旁的一张桌子上,他英俊洒脱、风流倜傥,此时的他高喊着:“大刘,把‘板垣’,先把那个‘板垣征四郎’拉上来。”

  叫大刘的士兵答应着一捋胳臂把一头又肥又大的大白猪死拉硬拽地拉进了这个特别的大猪圈里。

  围观的军人们看见大白猪一阵哄堂大笑。原来猪的身上左右两边用黑颜色分别写着‘日本’、‘板垣征四郎’字样。

  文书周德文站在金龙身旁,他带着一副眼镜,眼镜的一条腿已经断了,用线绳代替着,文绉绉的。此时的他手捧一个发了黄的笔记本,非常认真的清了清嗓子,高声念道:“板垣征四郎,男……”

  赵勇喊道:“什么男啊,它就是个公。”言毕大笑。

  众人大笑。

  金龙:“赵勇,你不说话能憋死你呀!”

  众又笑。

  周德文看了赵勇一眼,想了想,认为有道理:“公就公。”尔后纠正念道,“板垣征四郎,公,1885年1月21日出生,土族。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同年参加日俄战争。1916年晋升为大尉。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念到这他发现有个字错了,掏出一支已经用秃了的铅笔头改了改,尔后继续念道,“1924年任中国公使馆武官。1927年任33步兵旅团司令部参谋。1931年与石原莞尔合谋发动了暗杀张作霖的‘九一八事变’。1934年任关东军副参谋长。1936年任关东军参谋长。现任第五机械化师师团长。宣读完毕。”

  金龙高声喊道:“我代表29军第三加强营全体官兵,宣判‘九一八事变’的元凶——板垣征四郎——死刑。一连长。”

  人群中的一连长大声应了一嗓子。他22岁,经常嬉皮笑脸的,叫袁宝才。

  金龙笑着问道:“怎么样,能不能把这‘板垣’制服,制服了这‘死刑’就归你们连‘执行’。我可告诉你,这次买了5头猪,‘板垣征四郎’可是最肥最大的一个。”

  袁宝才:“营长你就瞧好吧,这狗日的‘板垣’就归我们一连享用了,今晚上连皮带肉红烧,肠子肚子拨浪鼓子让弟兄们下酒。赵勇_____”

  赵勇应声欲出。

  二连长急忙喊道:“别忙。营长,为什么总是先让一连上啊?就是因为我们二连排二啊。啊?!”

  袁宝才:“嘿嘿,二连长,你算是说对了。从小都是查一二三,什么时候查过二一三啊?”然后玩笑地“你就安心的当你的老二吧。”言毕大笑。

  众人笑。

  二连长一阵无措,反而没词了。

  袁宝才:“赵勇。上。”

  金龙:“停,停。二连长提的有道理,这样吧,一连二连三连四连还有炮连,每连选出一个人,不管你是抓耳朵还是扳腿,哪个连制服了就归哪个连享用。”

  众人鼓掌:“好。”

  赵勇的纵身跳进猪圈,生性调皮的他飞起一脚正踢在猪屁股上,大白猪疼痛地尖叫一声。

  赵勇抬头问道:“周文书,你不是说‘板垣’会说中国话吗?刚才这狗日的说的什么,我怎么没听懂啊!”言毕大笑。

  周德文本身就腼腆,被问得答不上来了。

  金龙笑道:“赵勇,你小子没听懂就对了,它刚才说的是日语。”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二连长喊道:“一排长。”

  一排长申仲明应声跳进猪圈。

  赵勇:“不行不行。”

  申仲明:“怎么了?”

  赵勇:“申排长,你是长官,等会儿比划起来是让着你啊还是不让你啊?不行不行。”

  申仲明笑着说:“只要你们连不想吃肉,你就让着点。”

  赵勇:“那可不行。”

  申仲明:“那就用真本事,谁逮着是谁的。”

  赵勇:“好哩。”

  五个人全部到位,拉开架势。

  稍时,金龙哨子一吹,猪圈里人与猪较量了起来……

  你来我往几度惊险,惹得围观军人惊叫声、加油声鼎沸四起。

  金龙更是手舞足蹈,为他的勇士们高声呐喊。

  人来猪往个个浑身泥水,就连大白猪也成了黑色,‘板垣征四郎’嗷嗷怪叫着,被折腾的一塌糊涂。

  最终,大白猪累的口吐白沫被赵勇一手拽耳朵一手扳猪腿,死死的卡在身下。

  众人欢呼雀跃。

  袁宝才高兴的大喊:“赵勇,好样的,晚上我赏你酒喝。”

  金龙喜笑颜开:“首战告捷,各连换人。大刘,把“东条英机”拉进来,也让它尝尝咱们的厉害。”

  大刘应声:“好哩。”

  申仲明喊道: “营长,我再打一阵.”

  金龙大笑: “好.”

  文书念道:“东条英机,公,1884年出生于军阀之家。1905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1912年进入陆军大学。1915年毕业后先后任驻德大使馆武官,参谋本部作战课课长,关东军宪兵司令官。1936年晋升为中将。现任关东军参谋长……”

  3,旷野

  小宝仍然在拼命地奔跑。早已是大汗淋漓。

  4,29军军部

  38师师长张自忠、37师师长冯治安、132师师长赵登禹以及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正在议论着。

  赵登禹:“荩忱兄,我得到一些消息,日本人要在七夕进行军事行动,说是要制造第二个‘柳条沟’事件。”

  冯治安:“不让他制造事件,也是不可能的事。日本人得了东三省,两只眼睛就瞄上了华北。现在又大军压境,战争恐怕只是早晚的事。”

  “我看不一定。”石友三说着阴阳怪气地站了起来,“虽说咱29军是日本人的克星,喜峰口一战咱们的大刀片子没少砍了日本人的脑袋。日本人是恨咱,恨之入骨。但现在不同了,他怕我们这些西北军归属老蒋,不是正在拉拢我们吗。特别是这些日子,咱张自忠将军和日本人那是明来暗往眉来眼去,可谓交情不浅,他还能打咱们?”

  “石友三,你这话什么意思?”赵登禹把眼一瞪,站了起来。

  石友三:“哎!我怎么了?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张自忠访问日本,4月23日出访5月23日回国,整整一个月,受到了日本各界隆重欢迎!报纸上好象就是这么说的。”

  赵登禹:“那也是遵从上峰命令,不得已而为之。”

  石友三不阴不阳的:“报纸上还说张将军得到了一笔巨款,还签订了一份密约哪。”说着走到张自忠面前,“嘿嘿,只是他们不该骂你是汉奸、软骨头,过分,太过分了。”说完得意地大笑。

  赵登禹:“你!”

  张自忠:“石司令,我张自忠访问日本,是代表宋军长前往,既没有收受什么巨款,也没有签订什么密约。没有做一丝半点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情。就是砸碎我张自忠的骨头,你也闻不出一点汉奸味来。”

  石友三看了看刚刚一下子冲到自己面前的赵登禹,有些心虚:“那是那是,我就说嘛,纯属谣传,纯属谣传。”

  冯治安奚落地:“石司令,要论上报纸,您可是报纸上的常客,而且还登过头版头条。我冯治安不才,却天生一个好记性。我给你背背报上是怎么说您的,您听听,看看错不错。石友三,乳名文会字汉章,1912年在冯玉祥将军的前营当马夫旋为贴身护卫,近水楼台先得月,从此得到将军重用,一路飞黄腾达青云直上。25年被委任为第6师师长,可谓官高位显。但此公背上长着一根大大的反骨,从不知‘信义’二字为何物。次年就背叛主子,反戈投靠阎锡山。27年此公又背叛阎锡山反戈投靠将军。29年蒋冯大战,他二次背叛将军反戈投了老蒋。同年12月此公又反戈投靠将军,炮轰南京,气的老蒋直骂‘娘西屁’。30年他第三次背叛将军反戈投靠张学良。屁股还没坐热板凳哪,31年又反了,通电全国讨伐张学良,投了韩复渠。从25年到31年的七年间石友三反戈7次,一年换一个主子,堪称‘反戈将军’。报上还为你配了副对联,上联是一二三四五六七,没有八。下联是忠孝仁勇礼智信,少个耻。横批:王八无耻。”言毕大笑。

  石友三:“你——”

  冯治安渐渐正色,说道:“石友三,当年你为了投靠新主子,不但要谋害张将军,连嫂夫人和孩子都险些命丧你手。将军以西北军大局为重,以德报怨不与你计较,你却不依不饶、屡挑事端。说实话我真想砸碎你的骨头闻闻还有没有人味?”

  石友三恼羞成怒,欲拔手枪。

  赵登禹一只大手钳子般扣在了他的手腕上,奚落地:“石司令,等见了日本人再掏家伙,别在这里耍威风。”说完一用力,石友三疼的呲牙咧嘴。

  张自忠目止赵登禹:“舜臣,把手松开。”说着走向前对石友三,“石司令,大敌当前,国难当头。我们作为29军高级将领,应该放弃个人恩怨,以国事为重。”

  石友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张自忠,少说漂亮话吧。都是因为你,我石友三在西北军的名声越来越坏,地位越来越差,官越当越小,到现在才是个管不到2000人的冀北保安司令。哼,我们骑驴看帐本——走着瞧。”

  门外士兵喊道:“佟副军长到!”

  张、冯、赵、石四人急忙整理军容。

  5,猪圈

  申仲明死死地把‘东条英机’压在身下。

  众欢呼。

  二连长拍手叫好,金龙更是笑得眉飞色舞。

  6,军营门口

  小宝跑进军营。

  7,猪圈

  一头写着‘冈村宁次’的猪惊恐地尖叫着。

  五名士兵满脸浑身的污泥水,正在徒手搏斗。

  金龙为他的士兵鼓劲加油。

  画外传来小宝的声音:“营长。”

  金龙顺声音看去,只见小宝挥汗如雨的跑来。忙迎了上去。

  小宝:“报告营长,日本人以卢沟桥为目标,正在进行进攻式演习,和以往不同的是,他们的炮兵如临大敌,正在构筑工事,还开来了不少的坦克和战车。”

  金龙稍微思索片刻说:“给我换身便装,看看去。

  8,卢沟桥

  金龙与小宝等人隐蔽在桥头。

  金龙用望远镜观看敌方。

  日本步兵正在做冲锋演习;

  炮兵在紧张地构筑工事;

  坦克车手们也在做着战前的准备,纷纷装弹加油。

  金龙放下望远镜,自言自语地说道:“可能有问题,不,绝对有问题。王八羔子要动手了。”

  众人随金龙急忙离去。

  9,29军军部

  冯治安:“我还是认为,赵登禹师长的情报是准确的。日本人月内肯定会有军事行动,理由有三:一、宛平城以及北平城内,最近混进来的日本便衣越来越多,侦察我军城防,搜集我军情报。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在敌军攻城时杀人放火,把我们搞乱,以做到里应外合;二、五个月来,敌人调集了大量的军队,日军中国驻屯军司令官田代皖一郎的步兵旅团一个联队、骑兵一个联队、炮兵一个大队、坦克兵一个大队、高射炮兵一个联队、化学兵一个大队已经分别在北平、通县、天津、塘沽等地集结,他们用重金收买的伪军约4万人全部更换了武器。已经形成了对平、津地区强有力的攻击力量;三、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条,日本对中国的扩张野心已经膨胀到了极点,也到了该撒野的时候了。”

  佟麟阁频频点头:“冯师长分析的不无道理啊。”

  石友三不屑地哼了一声。

  佟麟阁:“汉章兄有何高见?”

  石友三:“我们与日本人签订了《塘沽协定》、《何梅协定》,给了他们许多的特权和好处,他就是个畜生刚吃饱了东西也得打个盹吧。”

  赵登禹:“人要是变成了畜生,会比畜生更贪婪。”

  张自忠:“佟副军长,我认为无论是打还是不打,都应该把北平以及宛平城内的便衣解决掉,以免战事一开,酿成祸患。”

  佟麟阁:“嗯。冯师长,这件事情由你来办。城内的便衣,包括一些地痞流氓和所有来历不明、身份不清的人员,全部羁押。”

  “报告。“随声音一副官模样的人走来,敬礼后将一份文件呈于佟麟阁。

  佟麟阁看完后眉头紧锁,尔后说道:“宛平驻军报告,日军在卢沟桥军演,构筑了炮兵工事,坦克、战车轰鸣。有军事行动的迹象。”

  众人相互对视片刻。

  佟麟阁:“来人。”

  副官:“到。”

  佟麟阁:“把卢沟桥的情况马上报告宋哲元军长,请求军长速回北平。”

  副官:“是。”言毕退出。

  佟麟阁:“诸位。中国有句老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家里来了一群狼,是一群恶狼。张着血盆大口要吃掉我们,怎么办?拼命,没有其它的办法。希望大家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按照宋军长的训示,只要他们先放第一枪,29军全体将士将血拼到底,誓死报国。诸位各回防区,执行吧。”

  众起身:“是。”

  10,军部门前

  张自忠边走边说:“刚才我们是不是太过激了。”

  赵登禹:“你是说和石友三?”

  张自忠:“是啊。”

  赵登禹不屑地:“那就是条狗,而且是条疯狗。你越是让着他,他就越觉得你好欺负。倒是仰之兄今天骂得痛快,让我赵登禹也出了一口恶气。”

  冯治安:“得罪十个君子事小,得罪一个小人祸大啊。此公一肚子坏水,我们还是多提防着点。”

  张自忠:“仰之说的有道理,对他我们还是要敬而远之。”

  赵登禹:“荩忱兄、仰之兄,我先告辞了。”

  张、冯与赵拱手道别,赵登禹乘车而去。

  张自忠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仰之,金龙最近怎么样?”

  冯治安:“他呀,还那样。想他了?”

  张自忠:“是啊,有一年没见他了,前几天你嫂子还念叨他哪。”

  冯治安:“嫂夫人还是不忘当年啊。”

  张自忠:“大恩大德不敢相忘啊!”

  冯治安:“我们去趟宛平城,怎么样?”

  张自忠:“好啊。”

  冯治安:“走。”

  二人各自登上吉普。(未完待续 原创作品 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