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编剧 > 剧本库 >
电影剧本《雀巢》
2010-12-25 来源: 影艺网 点击: 次 收藏

  电影剧本

  雀 巢

  编剧:杨连杰

  一

  中午,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

  阿泰头戴遮阳帽,戴着一副墨绿色太阳镜,以潇洒的身姿骑着一辆山地车。途中,有衣着长裙、短裙和吊带背心的女生不时地从他身旁划过。

  学子湖畔,绿荫匝密。湖面波光鳞鳞。

  树冠下,有放弃午休的情侣,在树阴下或并肩依偎或拥抱亲吻。

  阿泰将车子依靠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然后,掏出手机摁着数字键。

  二

  女生宿舍,有上网和看书的女生。一位胖女生打着哈欠倒头便睡。

  阿圆一番精心妆扮,然后,对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

  女生楼下,一位长发男生痴呆地站立着,并不时地仰起头朝阿圆寝室的窗口张望。

  阿圆走近窗口,看到楼下的那位长发男生,脸上流露出冷漠与厌恶的表情。

  此时,她的手机响了。

  阿圆轻轻说到:“阿泰,我迟迟不到,你小子一定很着急,其实我比你还着急,都怪这个讨厌的湖北男生一直站在女生楼下不肯离开。”

  阿泰将手机贴在耳朵上,不屑地说:“一盆冷水不就把他打发了!”

  阿圆:“这样做不妥吧?!”

  阿泰:“女人嘛,一见到对自己痴情的男人总是心软,你也不例外。”

  阿圆生气地说:“什么意思吗?说话酸溜溜的。”

  一位坐在床上看书的女生向阿圆投来关注的目光。

  阿泰用冷冷的目光望着手中的手机,继而,忿忿地关闭手机。

  三

  大学路分布着许多家酒吧,名字与门面装饰都颇具个性 。红场、目标、圣诞树、无所谓、时光村落、远山呼唤…

  阿泰肩挎一个时尚的帆布包,从一辆抵达站点的公交车上跳下来。

  阿泰匆匆走在繁华都市的街道上,他身边车辆如梭,行人如织。

  “人间真情”酒吧。

  阿泰伸手推开酒吧的门,尔后,步入光线有些昏暗的酒吧。

  这时,有位女孩跑上前来,她叫豆豆。

  豆豆在阿泰的胸前嗅来嗅去,并用鼻孔“咝——咝——”地深深吸气,两扇鼻翼随之收缩,略显几分僵硬。

  阿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故意挺直高大的身躯,高昂头颅,满脸不屑。

  豆豆以肯定的语气说:“你没洗澡。”

  阿泰望着豆豆,脸上流露出漠然和嘲笑。

  “你身上有汗味。”豆豆边说边手做扇状,左右扇动,动作略显夸张。

  “这是男人味,你一个缺乏女人味的女孩是不懂得欣赏和珍惜的。”阿泰微微侧起脸孔,目光移向吧台后面的酒水架。

  酒水架上,各种形状的酒瓶琳琅满目,有一部分是洋酒。

  豆豆满脸不悦地从阿泰身边离开,走近一张酒桌,弓着上身用抹布擦拭着桌面,不仅擦得仔细,而且动作的幅度也比较大,显而易见,是阿泰令她不开心。

  望着豆豆生气的模样,阿泰没有言语,只是歉意地摇了摇头,接着轻轻地一声叹息。

  此时,酒吧内响起音乐,是那首《班得瑞》。

  DJ戴着耳幔,神情专注地调试着音响。

  阿泰换上工作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

  音乐在酒吧飘荡着 ……

  四

  男生宿舍。

  上下两层的铁床,每个床头都摆着电脑,有笨拙的旧式显示器,也有精巧的超薄显示器。

  寝室老大头枕着双臂,右腿翘在左腿上,脚尖晃动着。

  “光阴似炮弹,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阿泰课余在外面打工,又在外面租房子,这小子大概把咱们423宿舍给忘了吧!”

  戴眼镜的阿拉一边盯着电脑显示器浏览美女图,一边回老大的话:“我想也是,阿泰这小子真不够意思!”

  书卷气很浓的张一鸣合上书本,随声道:“我估计阿泰一定忙得不可开交,哪天我们去人间真情酒吧看望他一下。”

  老大:“我们哥几个一去,阿泰不会只让我们喝白开水吧!”

  阿拉:“如果阿泰敢用这种方式招待我们,阿拉从此不认他这个兄弟!”说罢,嘴角夸张地一撇。

  张一鸣:“阿泰的为人我是最清楚的,一不会见利忘义,二不会重色轻友,三不……”

  阿拉突然打断他的话,惊讶地说:“瞧,这个美女真靓!”

  老大坐直身子,目光直视显示器,数秒后,揶揄阿拉道:“这些水中月、镜中花都差点把你给迷死,假如真有一位美女站在你面前,看你小子怎么支招?”

  阿拉:“阿拉把她搞定就是了!”说罢,他得意地摇头晃脑。

  老大朝他投以鄙视的目光。

  张一鸣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满的表情。

  五

  “人间真情”酒吧。

  阿泰用洁白的纸巾擦拭着玻璃酒杯,擦干净后,将杯口朝下悬挂在不锈钢酒杯架上。

  酒吧内,有不少前来消遣、消费的泡吧者。

  阿泰手持手机,凝视片刻,用拇指摁着数字键。豆豆走过来,关切地问:“阿泰,这两天你萎靡不振的,有什么心事?”

  “我萎靡不振?你是不是发神经病啊?要不怎么会对充满激情的我做此判断?”阿泰盯着豆豆连声质问。

  “都什么地步了,还这么伪装自己。”豆豆直视着阿泰,继续追问,“被女朋友甩啦!”

  “阿泰我有甩过女人的经历,被女人甩的滋味还没有品尝过!”说到此,阿泰身子超前一探,“被男朋友甩的感觉是不是挺难受?”

  豆豆生气地说:“好心当成驴肝肺,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去死吧!”说罢,将一团湿毛巾朝阿泰脸孔掷去。

  阿泰用手将脸上的湿毛巾移开,定睛一瞧,豆豆已离开。望着豆豆的背影,他轻轻地摇头叹息。

  此刻,一首伤感的曲子在幽暗的酒吧飘荡——《怎么舍得我难过》。

  “阿圆,我想你!”阿泰轻声唤罢,两眼湿润。

  六

  傍晚,校园主干道一侧。

  阿拉手持一束玫瑰,不停地向前方张望。

  一位长发披肩的漂亮女生走过来,阿拉快步迎上前去。

  “喜欢你好长时间了,请接受 阿拉送给你的玫瑰。”

  “对不起,你的玫瑰送得太迟了!”女生说着,从书包里取出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

  “我后悔昨天没有等到你。”阿拉懊悔之及。

  “即使你提前将玫瑰送给我,我想,你会早一天体验到遭受拒绝的滋味,拜拜。”女生言罢,傲气十足地走开。

  阿拉将手中的这束玫瑰狠狠地摔在地上,一只脚踏上去,用力 踩着。

  423宿舍,老大认真地数着手中的玫瑰,“怪了,明明11支,怎么少了一支呢?”

  张一鸣目光从书本上移开,插言道:“老大,我声明------我绝对没有碰过你的玫瑰。”

  这时,宿舍门被推开,阿拉从外面回来。

  “阿拉——”老大用怀疑的目光望着阿拉。

  “唤阿拉去喝两杯?”阿拉一脸狡黔。

  “你把我的一生一世、一心一意搞砸了!”老大大嚷。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别用这样的目光盯着我,小心我控告你威胁良民。”

  “把手伸出来!”老大板起脸孔说。

  “阿拉刚从卫生间出来,还没洗手呢!”说着,他将手伸向一个盛着水的脸盆。

  老大抢步上前,一把 握住阿拉的手腕,凑近自己的鼻孔嗅了又嗅,“嘿嘿”一笑,“我的玫瑰哪去了?”

  “阿拉从未摸过你的玫瑰,诬陷清白的人小心英语过不了六级。”边说边向张一鸣投来要求援助的目光。

  张一鸣也不言语,避开他的目光,操纵鼠标,点击网上的资料。

  老大揪着阿拉的右耳,慢声细语地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招供,你松手好吗!”阿拉一副乞求的模样。

  老大松了手,目光盯着阿拉。

  “我拿了你的玫瑰,可这支玫瑰是我伤心的见证者。”

  老大惊诧地问:“怎么回事,别拐弯抹角的,有话直说。”

  张一鸣也投来好奇的目光。

  阿拉:“老大,我命运不济啊,手持玫瑰又遭到一位女孩的拒绝。”说罢神情更加沮丧。

  老大 :“就你这小样儿,却老往美女堆里扎。”说着,用手拍着阿拉的肩头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相信你会和一个女孩有缘分的。”

  阿拉仰躺在床,目光痴呆,喃喃自语:“离开花朵的花瓣,暗香犹存,可我的一颗心却碎了!”

  七

  午夜的都市街头,霓红灯闪烁,一辆辆闪着尾灯的车辆,飞快驰去。

  一辆夜行的公交车减速停靠在大学路的一个站点。

  阿泰挎着包从车门下来,顺着行人稀少的人行道,匆匆前行。然后拐向桃源路。

  阿泰迈上一级又一级的台阶。一口气到了顶层,在一扇贴着 雀巢招贴画的门前驻足。

  房门被推开,啪地按了一下灯盏的开关,光线顿时泻满整个房间。

  阿泰将音响打开,是一曲欧美情调的小号独奏。

  阿泰赤裸裸地走进小浴池,当喷涌而出的水柱浇在头顶,继而,很快流淌下来,他不得不闭上双眼。

  将芳香的沐浴液挤在沐浴球上,然后,在肌肤上来回揉搓,身上全是乳白色的泡沫。

  又一次开启水龙头,“哗哗”做响的水柱从头顶流到脸上,再顺着脊背和腹部汩汩而下,一直淌到脚下。

  小茶几上放着一瓶娃哈哈冰红茶和一部手机。

  阿泰穿着平角短裤和背心,坐在小沙发上,一边看碟一边饮茶。

  当影片中出现一对恋人激情拥抱,甜蜜亲吻的镜头时,阿泰难以自抑地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喂,是我!”阿泰对着手机说。

  “你还没休息啊?”女生宿舍内,阿圆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接听阿泰打来的电话。

  “我想你,知道我多想…你吗?”阿泰洋装醉酒,故意口吃。

  “你一点也不想我,不然的话,一连三天都不和我联系。”阿圆说完嘴巴一撅。

  “没和你联系,不等于…我…我不想你,我…我真的想你,真的很…很想马上见到你!”阿泰整个身心进入醉酒的状态。

  “你是不是喝酒了?”阿圆说着坐直身子。

  “只喝一瓶…白酒……”阿泰愈来愈“醉”了。

  “阿泰,你在哪里?”阿圆担心地问。

  “我…|在…雀巢……”阿泰说罢,一脸坏笑。

  八

  一辆的士飞快地在子夜的都市穿行。

  阿圆穿着连衣裙,坐在这辆的士的后排座位上。

  “阿泰,你没有独自喝酒的习惯啊!”阿圆继续手持着手机与阿泰通话。

  “和…另外 … 一个人 畅饮……”阿泰装“醉”的功夫可谓炉火纯青,舌间越来越僵硬。

  “不会和一个女孩在一起喝酒,因为女孩不喜欢喝白酒,当然特殊情况例外。”的士停下,阿圆推开车门时,仍将手机贴在右耳。

  “说出来,怕…怕你…受不了……!”阿泰望着早已切断声音的影片画面,望着日本女影星铃木杏的镜头,瞪大眼球。

  阿圆急匆匆地奔上楼,在贴着雀巢招贴画的门口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

  阿泰找出一瓶残存四分之一的白酒,连饮两口,然后将瓶内残存的酒水洒在房间的角落。

  “雀巢”的门被推开。

  “哎哟…难受……”阿泰躺在床上洋装痛苦地呻吟。

  “阿泰…我来啦!”阿圆用手抚着阿泰的额头,然后,抱起阿泰的头,贴在自己柔软的怀抱中。

  “老大,阿圆…要…要离开我了!”阿泰继续“醉”言“醉”语。

  “阿泰,别担心,阿圆就在你的身边,今晚我不会离开你一步的。”阿圆将阿泰抱得更紧。(未完待续 北京盛世唯美影视公司原创作品  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