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编剧 > 剧本库 >
电影剧本《我的唯美之恋》
2010-06-25 来源: 影艺网 点击: 次 收藏

  我 的 唯 美 之 恋

  杨连杰 著

  第一章 尚闻婕

  手机响起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睡得正酣。

  薄毛毯从我如雪的肌肤上滑落至床沿,一只毛毯角已经与木地板亲密接触,幸亏我穿着蕾丝内裤,佩带文胸,要不然真的会春光泄露。

  手机里的音乐不停地在房间里飘荡,我睁开困涩的双眼,手伸向枕头边。

  “喂,那位?”睡眼惺忪的人十有八九都会像我这样少气乏力地说话。

  “死猪婆,睁开熊猫眼看看几点了?”

  是谁吃了豹子胆,胆敢这样对我耍个性,气得我合拢双眼差点将手机朝窗口的玻璃砸去。MD,讲什么鸟语,哪怕多少文明点美女也能勉强接受。比如这样说:“美女——醒醒吧,太阳照着咪咪了!”靠,这会儿把我气得文明用语如同美梦一样溜得无影无踪。

  “别忘了,十一点半在公主坟碰头!你个傻B,是不是还没起床?”从手机里的声音判断,对方不是一恐龙,就是一泼妇。

  “又不是清明节,去你姑姑的安息之地干嘛?”我懒得睁开眼睛,不然也太抬举对方了。

  “我姑姑要是一公主好啦,哪怕她在地下闭目长眠,我在北京也敢牛B一把!”

  “歇菜吧你,在北京你有什么资本牛B,充当一傻B还勉强凑合!”

  说完,我仍懒得睁眼,对着手机“哧哧”地传达自己的嘲讽。

  对方是谁,赵妃呗!再不起床,那厮肯定又要粗话连篇。

  “尚闻婕——你少给我贫!”对方牙齿咬得格蹦格蹦响,估计小肺快要气炸了。

  我本来挺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字,可有一超女总冠军横空出世,若不是一字之差,几乎与我同姓同名,而且还是一同龄人。

  若和超女冠军一起论名气,她犹如北京城;我就是那偏远山区一默默无闻的小村庄。没沾着名人的光,却因名人惹来许多麻烦与尴尬。

  一次,我乘坐地铁从国贸至西单。手机响了,一听是一陌生男人的声音,正在纳闷,陌生男人问我:“告诉我,你是谁?”

  我回答:“我是尚闻婕。”

  话音刚落,周围人都将目光转移到我身上,上三路下三路,一通扫瞄,好像超女尚雯婕就与他们近在咫尺。

  当时,弄得我跳车不成直想撞车。陌生男人没有挂断电话,声音变得十分惊诧:“你是尚雯婕呀,你唱的《卡门》我很喜欢,而且我是你忠实的歌迷,不信,我唱一段《卡门》给你听——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你要是爱上了我,你就是找晦气,

  我要是爱上了你,你就死在我手里。”

  ……

  你甭说,不仅不是噪音,而且这小子还真唱得有几分入耳,短短半曲还用了中文版和英文版。

  因为身在公共场合,我礼貌地说道:“先生您打错电话了!”算是对他歌声的褒奖。

  陌生男人一激动,竟冒出一句:“对不起呀——李宇春!”

  瞧,这会儿对方让我变成了另一超女。

  超女,曾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超女至今仍在中国的娱乐舞台占有一席之地。眼下,湖南卫视的快女评选又是一石击起千成浪,引无数美女竟折腰。

  我穿着小背心从卫生间出来,身后的抽水马桶还有轻微的余音。之后是刷牙、洗脸、化妆,并对着镜子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惹火身材挤眉弄眼,转身时,臀部翘起扭了又扭。

  人只要长得漂亮,穿什么衣服都无所谓。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句话通常会招来赵妃对我的嫉妒和攻击,因为,她身材不是一般的胖,多次减肥,总是减不下来。

  从琳琅满目的衣柜里取了一件紧身牛仔裤,为了节省时间,上身的吊带短背心也不再换了,免得赵妃这个肥姐又要打手机大发脾气。

  在小区门口的报亭,买了一份《北京晚报》,目的是让这沓报纸帮我在公交车上解解闷。

  为了节省银子,决定放弃的士,改乘巴士。临近月底,身上的银两所剩不多。

  篡改老前辈们的一句话:艰苦朴素历来是80后的优良传统。

  我从怡海花园西门走出来,伫立在公交站牌下候车。不知何故,694公交车迟迟不露面。甭着急,翻开手中的《北京晚报》,一则寻犬启事吸引着我的眼球——

  7月24日晚7点,爱犬茜茜在卡布其诺小区附近跑丢,家人和邻居多人彻夜寻找,至今未归,家人十分想念。

  此犬为苏格兰牧羊犬,体形偏小,聪明伶俐,性情温和,与人十分友善,颇通人性;雌性,两岁半,身高40厘米,身长10厘米,黄色背毛,脑门正中有白点及白线。此犬非纯种,但与主人感情深厚。

  有提供重要线索者给予酬金2000元,将爱犬送还者给予酬金10000元。请与失主董先生联系,手机1350106****。

  这则寻犬启事下面还配发了三幅黑白照片,看后,感觉此犬的确形态可爱,非常逗人。

  靠,丢失一只宠物,又是广告费又是不菲的酬金;倘若老爸老妈不见踪影,这位姓董的先生是否比丢犬搞得动静还要大。

  真是钱多烧的。

  我差点把这份报纸丢进垃圾桶,都是这只叫茜茜的苏格兰牧羊犬闹腾的。其实,也不能全怪离开主人的茜茜,那位素不相识的董先生才是惹火我的罪魁祸首。

  若是让我撞见他,上去狠狠抽他一耳光,你牛B,爱狗如命,让你牛B!丢只犬就破费这么多人民币,咋不想着去希望工程捐上一笔!小样儿,你个败家子!

  MD,人和狗轮番气我,694公交车也不让我高兴,都张望N次了,仍不见车辆驶来,害得我和身旁的一帮男女几乎同一种表情,脸色如同苗圃里的草儿一样青。

  继续浏览报纸,看过人寻狗的启事,再看看有没有人咬狗的新闻。早在大一时,就听那位戴眼镜的教授讲: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却是新闻。台下一学生接过教授的话茬说:我想制造新闻,但我缺少咬狗的勇气!课堂立马被哄笑淹没。教授并未发火,巡视一下东倒西歪的学子,语气淡定地说:其实这么多年来,人咬狗的事儿我一次也没见过,人骂狗、人打狗、人杀狗的事儿倒屡见不鲜。教授话音刚落,同桌递我一纸条,上写:台上教授,台下叫兽。当时,我有将纸条交给教授的念头。看同桌脸色苍白,我才高抬贵手饶了她。

  一连翻阅好几版,没有人咬狗的新闻。

  再继续翻报纸,看到一农民救了一只受伤的天鹅,望着人和天鹅的合影,大脑里立刻想起赵妃发给我的一条搞笑短信:一只天鹅正在天空飞,地上的一赖蛤蟆对天鹅只说了一句话,天鹅就从空中一头栽了下来。赖蛤蟆是这么说的:天鹅,你没戴乳罩!

  694公交车终于驶过来,一手持三角红旗的中年大妈接连重复着:“上车请排队!上车请排队!”

  我在一阿姨身后刷卡上车,找一空座位坐稳。

  公交车启动,透过方形车窗玻璃,我看见一手提蛇皮袋的妇女弓着瘦弱的身子伸长胳膊从圆形垃圾桶内取出一空塑料瓶。

  转移视线,见一戴墨镜的骨感女人前面走,身后紧跟一四只短腿的小京叭。

  我收敛目光,默默说道:同在一座城市,人与人之间竟有如此悬殊的命运。

  一见赵妃,我被她吓了一跳。

  “你打扮得像一三陪,干嘛呀你!”我拧住她右胳膊上的一块赘肉揶揄道。

  “松手,快松手,我今儿不知道惹了那路神仙,倒霉透了!”她说话时,嘴歪眼斜的。

  “快给我招供,怎么回事?”为了显示对她的同情,我下意识地松了手。

  “就在刚才,开公交车的那个胖司机猛一刹车,一男的冲我脸上就一吻。我本想说你小子什么德性,该不会推卸责任说是公交车的惯性吧!但我一看那个男人,什么话也不愿再说了!”赵妃用手心轻揉着我拧过的红印儿,一脸的无辜。

  “是一帅哥,这不正中你下怀嘛!”

  “帅哥个头,是一邋遢民工!”赵妃一副要作呕的表情。

  “……”我一听说不出话来,笑得我蹲在地上直不起腰。

  挨千刀的赵妃又说:“估计这一混蛋吃了不少大葱,味儿熏死人了!”

  我想站起身来捶她,估计这忙谁也帮不了我,只是一个劲地捂住肚子蹲在地上笑。

  “幸亏我提前下车,要不非吐在那辆公交车上。”赵妃真贫,说罢,吹着口哨,身子乱扭。

  什么叫倒胃口?什么叫大跌眼镜?瞧,就在我眼前这一人儿呀!

  笑了半天,好不容易站直身子,寻思着怎么再挖苦赵妃一下。

  “笑,就知道笑,拿别人的痛苦当幸福。”赵妃瞪着我说。

  我右手立即作扇状,来回挥动。见赵妃不解我意,才说:“我怕大葱味儿!”

  “你这根大葱!你这个假超女!”赵妃咬牙切齿,一脸狰狞。

  接着,我的一只胳膊被她紧紧拧住,疼得我“嗷嗷”乱叫。

  前面就是那家酒店,被一派富丽堂皇、纸醉金迷所笼罩。

  我和赵妃走进大堂的时候,看到衣冠楚楚的男人们以及花枝招展的女人们来回穿梭走动,每个人的表情和目光,无不流露着矫情与暧昧。

  参加今天的沙龙聚会完全是赵妃的主意,为了显示对我的体恤,这厮又一脸同情地对说我:“你喜欢的人也不在北京,身边连个照顾你的男人都没有,挺可怜的,你我都是情同手足的铁姐们,总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吧!多参加一些沙龙聚会,虽不指望遇上一个倾心的说不定能遇到一个顺眼的。这年头,哪有什么倾心的男人,那种男人早在20世纪末就死绝了!”

  虽说赵妃是在安慰我,可她的话却让我的内心隐隐作痛。

  她哪里知道,自从阿泰离开我,离开北京之后,我的心情一直不好。要知道,阿泰可不是一盏省电的灯。

  谁知道他一个人在另一座远离北京的城市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赵妃又贴着我的耳朵说:“你别太淑女,一旦感觉孤独、寂寞就找一位异性聊聊天、解解闷。”

  赵妃的这句话,我不止听一次,总归是幻想一下而已,真做出来时感觉缺乏勇气,内心陡增许多束缚与羁绊。

  赵妃前面走,我紧随其后。

  赵妃忽然停下脚步,小声叮嘱我:“看到有养眼的男人与你碰杯,你丫一定给他面子!”

  我本想冲她点点头,转而一想说:“依据现场感觉吧,说不定我会省下一杯酒给哪个倒霉蛋洗一下脸。”

  “小样儿,你敢!我们可是双双飞来的一对美丽蝴蝶,可不是两只毒黄蜂!”赵妃目光扫了一下身边,又压低声音说,“虽然咱姐们都已经不是处女,但淑女的感觉不会找不准吧!”

  我朝她又瞪眼睛又舞拳。

  “宝贝记住,给人一淑女的感觉!”赵妃捧着我的拳头哀求道。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不得不佯装一淑女模样,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对这种沙龙聚会没什么感觉,只不过赵妃是我惺惺相惜的闺中密友,至今孑然一身,老过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挺可怜的,总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吧!嗨,这后半段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谁也曾用类似的语气安慰过我。

  本来,今天赵妃是高兴而来,遗憾的是败兴而归。

  都怪那一叫小雯的女孩搅和的。

  派对开始时,赵妃和一广告公司经理聊得挺投机,两人举起酒杯正要碰杯时,不曾想,半道杀出一程咬金。

  把程咬金套在这一小雯身上简直糟蹋了混世魔王这个挺牛B的头衔。

  小雯举起的红酒杯“当”地一声抢先碰在那一广告公司经理的酒杯上。这不是明摆着找茬吗!

  我在一旁看着就窝火。

  当时,一小白脸先生正殷勤地朝我酒杯里斟红酒。我只顾观望赵妃那边的场景,回首俯视,发现自己的酒杯被斟得满满的,端着沉甸甸的玻璃酒杯累得我手腕子直发酸。

  “尚小姐,来—— 干一杯!”小白脸先生将酒杯举过眉梢。

  “知道嘛,你倒的是红酒,不是纯净水!”我端着酒杯,心里直骂对面的小白脸,MD,你丫真够阴的!

  “尚小姐,我先干!”小白脸先生伸长胳膊,端的酒杯已经抵到我的眼前。他的伪装也正一层一层地消失,欲望已经写在脸上,令人作呕。

  就在这时,赵妃的声音传入我耳中。

  “请问小妹妹,叫什么名儿呀?”赵妃的话语中混杂着几分冰冷与不屑。

  “因为你是一陌生人,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小雯的语气也带着明显的挑衅。

  “那你的名字一定很难听吧,我猜不是叫翠花就是叫二妞吧!没关系,我挺喜欢这些名字的!”赵妃那厮的火苗已经窜了起来,就是抬来一大号灭火器也不能避免一场火灾的发生。

  “哥,咱走,咱不跟胖姐儿在这耽误宝贵时光,也免得把咱俩也给传染胖了!”小雯说着用另一只手臂环抱着那一经理的腰部。

  “小样儿,喝了这杯酒再走!”赵妃说罢,将酒杯里的红酒猛地冲小雯脸上泼去。

  “啊——”小雯惊叫一声,手中的玻璃杯“当”地落在地面上,顿时,成了碎片。接着,一串垃圾词儿从她变形的嘴里飘出来,“婊子、垃圾、胖猪婆!……”

  我端着酒杯疾步赶过去,毫不手软地将这杯红酒全部泼向小雯。

  小雯立马变乖,哭声替代了粗话。

  “就你这小样儿,小心姐们今天废了你!”由于我的并肩作战,赵妃胆子壮了许多,冲小雯的嚷叫字字如利刃。

  小雯的哭声停止,双手捂着脸孔跑开。

  那一广告公司经理站在原地一怔一怔的,溅在他白色T恤上的红酒显得特别醒目。

  “我们走!”我和赵妃在众目睽睽之下,正要离开。

  忽然,小白脸先生嚷道:“哎——尚小姐,我已经干啦,你给我一个面子呀!”

  他一边滑稽地将酒杯口朝下摇晃着一边朝我眉飞色舞。

  我从酒桌上端起我的空酒杯,冲小白脸先生高高一举,“OK,我的酒也干啦!拜拜!”放下酒杯,我耸耸肩转身迈步。

  赵妃那厮也不失时机地推销自己:“哪位愿意找野蛮女友的先生,请记住我的QQ号——7654321,昼夜在线!”说罢,转身离开。

  我们身后,一阵骚乱,一片杂音。

  “听,这一拨人都在为我们喝彩!”赵妃拉着我的手兴奋地说。

  “你有没有搞错,那是骂人话耶!”我气咻咻地说。

  “不是骂我们,你竖起耳朵听一听!”

  “尚小姐,你回头看一看,这可是一杯白酒啊,我立马一饮而尽!”是小白脸先生的嚎叫。

  “有种你就喝吧!”我默默地说道。

  赵妃回首抛了一个飞吻,这下子,真的赢来许多喝彩声。

  我也感到爽极了,真想将浑圆微翘的臀部用力扭上一扭。(未完待续   影艺网版权作品  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admin)